文献构筑信史 数据引领未来

文献构筑信史 数据引领未来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25次集体学习时,对抗日战争研究作出一系列重大指示,强调要加强资料收集和整理这一基础性工作。2016年6月,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现“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正式批准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图书馆及国家档案局牵头,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承担国家社科基金抗日战争研究专项工程“抗日战争与近代中日关系文献数据平台建设”(以下简称“抗战文献平台”,网址:www.modernhistory.org.cn)。目前,“抗战文献平台”收录1949年以前的各类近代文献1000万页以上,包含档案、书籍、期刊、报纸、照片、音视频等多种形式,并基本保持每月100万页的速度增长。该平台对所有用户永久公益开放,浏览和下载均不收取任何费用。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25次集体学习时,对抗日战争研究作出一系列重大指示,强调要加强资料收集和整理这一基础性工作。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承担国家社科基金抗日战争研究专项工程“抗日战争与近代中日关系文献数据平台建设”(以下简称“抗战文献平台”,网址:www.modernhistory.org.cn)。目前,“抗战文献平台”收录1949年以前的各类近代文献1000万页以上,包含档案、书籍、期刊、报纸、照片、音视频等多种形式,并基本保持每月100万页的速度增长。“抗战文献平台”不仅打破史料壁垒,提升了研究效率,更推动抗战研究由“实”入“虚”,从量变向质变转化。(作者:罗敏,系国家社科基金抗日战争研究专项工程项目“抗日战争及近代中日关系文献数据平台建设”课题组成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前夕,“抗日战争与近代中日关系文献数据平台”上线发布会9月
2日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举行。来自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图书馆、北京大学、华中师范大学、南开大学等单位的50余位专家学者参加了发布仪式和理论研讨。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现“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正式批准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图书馆及国家档案局牵头,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承担国家社科基金抗日战争研究专项工程“抗日战争与近代中日关系文献数据平台建设”。在理论研讨环节,与会专家围绕“公益、共享与抗战史”“抗日战争研究与数据库建设”“抗战文献数据平台的推广与运用”等主题展开深入讨论,并对平台建设提出了建议和期待。

对史料的掌握,是史学研究的根本之一。然而,史料收藏的不平衡造成了学术研究的不平衡,实际上也限制了学术的均衡、自由发展。这一局面,直到各类数据库的出现才稍有改变。20多年来,很多机构都在不同程度推进文献资料的数字化,历史文献数据库可谓目不暇接。但可惜的是,数据库多为商业运作,要价不菲,因此,经费不充足或领导不重视的高校、科研机构多不购买,师生只能望数据库兴叹。相较而言,“抗战文献平台”则完全不同,它所收藏的历史文献,仅近代报纸就有400余种,不仅囊括《申报》《时报》《大公报》《中央日报》《解放日报》《新华日报》等近代大报,也包罗各地各类小报,其数量与质量已远远超过现有任何商业数据库,甚至已超过多数省级图书馆。这些历史文献对所有研究者平等开放,极大地拉近了学者与史料的距离,使每位学者都能面对同等的材料。尤其需要指出的是,“抗战文献平台”作为史料库的意义对二、三线城市的高校师生最为明显,在选题时,不再被距离或数据库所限制,大大拓宽了选择的范围。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25次集体学习时,对抗日战争研究作出一系列重大指示,强调要加强资料收集和整理这一基础性工作。2016年6月,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现“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正式批准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图书馆及国家档案局牵头,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承担国家社科基金抗日战争研究专项工程“抗日战争与近代中日关系文献数据平台建设”(以下简称“抗战文献平台”,网址:www.modernhistory.org.cn)。目前,“抗战文献平台”收录1949年以前的各类近代文献1000万页以上,包含档案、书籍、期刊、报纸、照片、音视频等多种形式,并基本保持每月100万页的速度增长。该平台对所有用户永久公益开放,浏览和下载均不收取任何费用。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日关系;抗战;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国家图书馆;数据平台;档案;文献数据;抗日战争研究;抗日战争与

“抗战文献平台”不仅打破史料壁垒,提升了研究效率,更推动抗战研究由“实”入“虚”,从量变向质变转化。以阅读抗战时期报纸为例,如需查阅“九一八”之后的中国舆论情况,现在可以在“抗战文献平台”中同时打开《大公报》《时事新报》《新闻报》《中央日报》等几种报纸,逐日对比阅读,浏览各地各派的不同反应。这样的阅读方式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

对史料的掌握,是史学研究的根本之一。然而,史料收藏的不平衡造成了学术研究的不平衡,实际上也限制了学术的均衡、自由发展。这一局面,直到各类数据库的出现才稍有改变。20多年来,很多机构都在不同程度推进文献资料的数字化,历史文献数据库可谓目不暇接。但可惜的是,数据库多为商业运作,要价不菲,因此,经费不充足或领导不重视的高校、科研机构多不购买,师生只能望数据库兴叹。相较而言,“抗战文献平台”则完全不同,它所收藏的历史文献,仅近代报纸就有400余种,不仅囊括《申报》《时报》《大公报》《中央日报》《解放日报》《新华日报》等近代大报,也包罗各地各类小报,其数量与质量已远远超过现有任何商业数据库,甚至已超过多数省级图书馆。这些历史文献对所有研究者平等开放,极大地拉近了学者与史料的距离,使每位学者都能面对同等的材料。尤其需要指出的是,“抗战文献平台”作为史料库的意义对二、三线城市的高校师生最为明显,在选题时,不再被距离或数据库所限制,大大拓宽了选择的范围。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前夕,“抗日战争与近代中日关系文献数据平台”上线发布会9月2日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举行。来自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图书馆、北京大学、华中师范大学、南开大学等单位的50余位专家学者参加了发布仪式和理论研讨。

以往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民国史研究多注意相对“实”的政治、军事方面,即使涉及思想,也多侧重个别精英或派别的思想,而对于时代潮流、社会心态则研究不多。其结果是有些历史解释不能使人信服。我们在抗战史研究上,需要进一步提倡此类自下而上的察凡庶、观流风的研究取向。而自下而上的“新史学”取向,无疑需要“自下而上”的史料。法国历史学家勒高夫曾说,心态史“可用之于研究別人置之不顾的资料,即史学研究分析中由于难以阐明其含义而置之不顾的资料”。相较而言,政治、军事或个别人物思想的材料相对集中,而时代潮流、社会心态的研究除集中的常见材料外,更需要依赖散见的诗词、民歌、小报、广告等文献。在以往,此类材料虽随处可见,却又觅之无踪。“抗战文献平台”式的数据库,让无数种类各异、常见非常见的材料汇聚,通过篇章题名及关键词检索,可以非常迅速地搜集到散见材料。阅读方式的改变、材料的汇聚、检索技术的辅助,必将推动包括时代潮流、社会心态在内的相关研究的兴起。

“抗战文献平台”不仅打破史料壁垒,提升了研究效率,更推动抗战研究由“实”入“虚”,从量变向质变转化。以阅读抗战时期报纸为例,如需查阅“九一八”之后的中国舆论情况,现在可以在“抗战文献平台”中同时打开《大公报》《时事新报》《新闻报》《中央日报》等几种报纸,逐日对比阅读,浏览各地各派的不同反应。这样的阅读方式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

让历史说话,用史实发言。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抗战研究要深入,就要更多通过档案、资料、事实、当事人证词等各种人证、物证来说话。要加强资料收集和整理这一基础性工作,全面整理我国各地抗战档案、照片、资料、实物等,同时要面向全球征集影像资料、图书报刊、日记信件、实物等。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培林,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巡视员、副主任孙德立,国家图书馆馆长韩永进等介绍说,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2016年6月,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现“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正式批准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图书馆及国家档案局牵头,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承担国家社科基金抗日战争研究专项工程“抗日战争与近代中日关系文献数据平台建设”。该平台依托近代史研究所馆藏资源,与国家图书馆、国内外多所高校等单位合作,整理上传文献资料,包含档案、书籍、期刊、报纸、照片、音视频等多种形式。截至2018年8月底,平台已上传图书11000余种,报纸近400种,期刊约1000种,总计近1000万页各类资料,业已成为抗日战争研究的重要资料来源。

“抗战文献平台”的主要特色是“汇多库于一”,涵盖档案、图书、报纸、期刊、图片、音频、视频、舆图及研究性著作等。史料样态的革命和开放格局的形成,无疑改变了学者日常阅读与研究的方式,这样的转变最终必将促成抗战史研究的革新——由“史料学转向”促成“史学转向”。研究者依托平台的资源和技术,可以通过加强对文本流动性的分析,加深我们对于抗日战争时期政治文化和社会思想流变的理解。以毛泽东的《论持久战》为例,以往的研究多以对文本本身的考察为主。“抗战文献平台”将不同种类的文献汇聚于同一平台,加上章节目录检索,发现正如毛泽东自己所言,“持久战”并非他第一个提出来的,同时代不乏对“持久战”的讨论。但将这些讨论与《论持久战》比较即可发现,毛泽东的著作在理论深度与论述的全面性上,远胜于其他论述。不仅如此,通过检索“抗战文献平台”的红色文献专题数据库,我们可以迅速梳理出《论持久战》传播和接受的大致过程。通过检索“持久”“相持”等相关词汇,可以发现在《论持久战》发表后,各大报刊中相继出现了相关文章。1939年,《解放》刊登了彭德怀《克服目前政局主要危险坚持华北抗战》的演讲。同年,《新华南》发表恽逸群《进入相持阶段之后》一文。这些文本提示我们要注意考察各地区抗日军民对持久战思想的自觉学习和运用。研究者往往囿于材料和视野的限制,很容易忽略这些重要线索。随着“抗战文献平台”的广泛应用,将涌现出越来越多意义重大、角度新颖的课题,无疑会有助于立体动态展现中国共产党领导全民族抗战的光辉历程。

以往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民国史研究多注意相对“实”的政治、军事方面,即使涉及思想,也多侧重个别精英或派别的思想,而对于时代潮流、社会心态则研究不多。其结果是有些历史解释不能使人信服。我们在抗战史研究上,需要进一步提倡此类自下而上的察凡庶、观流风的研究取向。而自下而上的“新史学”取向,无疑需要“自下而上”的史料。法国历史学家勒高夫曾说,心态史“可用之于研究別人置之不顾的资料,即史学研究分析中由于难以阐明其含义而置之不顾的资料”。相较而言,政治、军事或个别人物思想的材料相对集中,而时代潮流、社会心态的研究除集中的常见材料外,更需要依赖散见的诗词、民歌、小报、广告等文献。在以往,此类材料虽随处可见,却又觅之无踪。“抗战文献平台”式的数据库,让无数种类各异、常见非常见的材料汇聚,通过篇章题名及关键词检索,可以非常迅速地搜集到散见材料。阅读方式的改变、材料的汇聚、检索技术的辅助,必将推动包括时代潮流、社会心态在内的相关研究的兴起。

据悉,从2017年10月上线试运行至今,抗战数据平台坚持“公益开放、免费服务”的理念,致力于汇集所有和抗日战争与近代中日关系有关的文献数据,并借助先进的互联网技术,向全球学术界、教育界以及民众提供永久免费服务。预计未来五年之内,平台将成为全球领先的抗日战争乃至近代中日关系研究的史料平台。同时,该数据平台还具有一大亮点,即红色文献专题数据库。平台推出了近两百种红色文献,其中既有抗战时期各根据地编印的图书,也有《红色中华》《解放日报》《晋绥日报》等著名的红色报刊。此外,平台征集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东亚图书馆珍藏的“卡尔逊档案”的全部电子版,该档案充分展示了战时国际友人眼中所看到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在敌后开辟抗日根据地的真实状况。平台将不同种类的红色文献汇聚在一起,既方便研究者浏览和检索,同时也为研究者提供新的线索,有利于弘扬红色文化。

“抗战文献平台”不仅服务学界,更注重与普通民众的互动与交流,扩大学术的范围,为广大民众提供参与抗战文献保存与整理的平台。民间文献数量庞大、种类繁多,但受学界关注极少,保存状况也不容乐观,抢救和挖掘民间文献刻不容缓。有鉴于此,平台项目组奔赴全国各地探访,收集抗战时期歌曲、教科书,以及广西学生军等方面的材料,为保存、利用这些民间文献奠定了基础。同时,抗日战争数据平台为广大民众提供了一个了解历史、学习历史的窗口。这些历史资料真实展现出中华民族的伟大抗战精神。抗日战争数据平台正在着力开展与各地博物馆、展览馆、中小学的合作,推动爱国主义教育的形式创新和内容创新,届时“抗战文献平台”将不仅是一个历史资料的展示平台,更是一个历史研究的整合平台、历史通识的教育平台、历史文化的宣传平台。

“抗战文献平台”的主要特色是“汇多库于一”,涵盖档案、图书、报纸、期刊、图片、音频、视频、舆图及研究性著作等。史料样态的革命和开放格局的形成,无疑改变了学者日常阅读与研究的方式,这样的转变最终必将促成抗战史研究的革新——由“史料学转向”促成“史学转向”。研究者依托平台的资源和技术,可以通过加强对文本流动性的分析,加深我们对于抗日战争时期政治文化和社会思想流变的理解。以毛泽东的《论持久战》为例,以往的研究多以对文本本身的考察为主。“抗战文献平台”将不同种类的文献汇聚于同一平台,加上章节目录检索,发现正如毛泽东自己所言,“持久战”并非他第一个提出来的,同时代不乏对“持久战”的讨论。但将这些讨论与《论持久战》比较即可发现,毛泽东的著作在理论深度与论述的全面性上,远胜于其他论述。不仅如此,通过检索“抗战文献平台”的红色文献专题数据库,我们可以迅速梳理出《论持久战》传播和接受的大致过程。通过检索“持久”“相持”等相关词汇,可以发现在《论持久战》发表后,各大报刊中相继出现了相关文章。1939年,《解放》刊登了彭德怀《克服目前政局主要危险坚持华北抗战》的演讲。同年,《新华南》发表恽逸群《进入相持阶段之后》一文。这些文本提示我们要注意考察各地区抗日军民对持久战思想的自觉学习和运用。研究者往往囿于材料和视野的限制,很容易忽略这些重要线索。随着“抗战文献平台”的广泛应用,将涌现出越来越多意义重大、角度新颖的课题,无疑会有助于立体动态展现中国共产党领导全民族抗战的光辉历程。

在理论研讨环节,与会专家围绕“公益、共享与抗战史”“抗日战争研究与数据库建设”“抗战文献数据平台的推广与运用”等主题展开深入讨论,并对平台建设提出了建议和期待。章百家、李伯重、马敏、王建朗、汪朝光等专家指出,对史料的掌握,是史学研究的根本。抗日战争史和近代中日关系史相关资料散落于国内以及海外各文献资料收藏单位和学术研究机构,资料获取和使用的不便制约了相关研究的进一步深化和拓展。抗战数据平台顺应了数字化时代的发展趋势,大大便利了学术资源的获取与共享,拉近了学者与史料的距离,必将推进我国抗日战争及近代中日关系史的研究。同时,平台收藏的历史资料真实展现了中华儿女热爱祖国不畏强暴勇于抗争的抗战历史以及在这一过程中孕育的伟大抗战精神,为广大群众提供了一个了解历史、学习历史、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的窗口,还为保存、利用不断发现的抗战民间文献提供了平台和园地。大家建议,今后应该加强平台与各地博物馆、展览馆、中小学的互动合作,采取多种方式和途径,将其打造成一个集历史研究、历史教学、爱国主义教育为一体的有影响力的综合性平台。

(作者:罗敏,系国家社科基金抗日战争研究专项工程项目“抗日战争及近代中日关系文献数据平台建设”课题组成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周月峰,系课题组成员、华中师范大学副教授)

“抗战文献平台”不仅服务学界,更注重与普通民众的互动与交流,扩大学术的范围,为广大民众提供参与抗战文献保存与整理的平台。民间文献数量庞大、种类繁多,但受学界关注极少,保存状况也不容乐观,抢救和挖掘民间文献刻不容缓。有鉴于此,平台项目组奔赴全国各地探访,收集抗战时期歌曲、教科书,以及广西学生军等方面的材料,为保存、利用这些民间文献奠定了基础。同时,抗日战争数据平台为广大民众提供了一个了解历史、学习历史的窗口。这些历史资料真实展现出中华民族的伟大抗战精神。抗日战争数据平台正在着力开展与各地博物馆、展览馆、中小学的合作,推动爱国主义教育的形式创新和内容创新,届时“抗战文献平台”将不仅是一个历史资料的展示平台,更是一个历史研究的整合平台、历史通识的教育平台、历史文化的宣传平台。

作者简介

(作者:罗敏,系国家社科基金抗日战争研究专项工程项目“抗日战争及近代中日关系文献数据平台建设”课题组成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周月峰,系课题组成员、华中师范大学副教授)

姓名:户华为 工作单位:

作者简介

姓名:罗敏 周月峰 工作单位: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